?
今天是
“我與習書記交接在基層”(上)
——習近平在寧德(一)
瀏覽次數:192    信息來源: 學習時報  發布時間:2019-05-21
文字大?。?a href="javascript:doZoom(18)">大

 

  編者按

 

  從2016年11月開始,本報曾先后連載采訪實錄《習近平的七年知青歲月》和《習近平在正定》,受到廣大讀者熱烈歡迎,在全國產生強烈反響。這兩部采訪實錄已由中共中央黨校出版社先后出版,熱銷全國。

 

  從今日起,本報連載采訪實錄《習近平在寧德》,以饗讀者。1988年6月至1990年4月,習近平同志任福建省寧德地委書記。那時的寧德,經濟總量排全省最末,俗稱“閩東老九”,全地區9個縣有6個是貧困縣,是全國18個集中連片的貧困地區之一。正是在這樣一個“老少邊島窮”的東南沿海欠發達地區,剛滿35歲的習近平同志以深入調研起步,以建立“四下基層”制度開局,提出“弱鳥先飛”理念,倡導“滴水穿石”精神,把工作重心放在改善寧德基礎設施和人民生活水平上,下決心帶領閩東百姓擺脫貧困。他始終把為民辦實事擺在首位,訪貧問苦,關心少數民族群眾,重點解決群眾反映強烈的干部違規私建住宅問題,制定“公務接待12條”狠剎不正作風。

 

  這組采訪實錄,生動再現了習近平同志客觀清醒、立足長遠的戰略思維,求真務實、從嚴治吏的領導作風,扎根基層、貼近群眾的真摯情懷,以及功成不必在我的廣闊胸襟,值得我們細細品味。

 

 

  采訪對象:陳增光,1939年7月生,福建壽寧人。1984年至1990年任寧德地委副書記、行署專員,接續習近平同志任地委書記、行署專員。1995年任福建省政協副主席。2003年退休。

 

  采 訪 組:田玉玨 薛偉江 李 政

 

  采訪日期:2017年6月2日

 

  采訪地點:福州市芳沁園

 

  采訪組:陳主席您好!當年習近平同志任寧德地委書記時,您是地委副書記、行署專員,對他在寧德的工作情況比較了解。請先介紹一下他給您留下的第一印象。

 

  陳增光:好的,我結合過去與習書記共事的情況,做一點回憶、介紹一些情況。

 

  習書記是1988年6月到寧德工作的。他給我的第一印象,不是一個坐在辦公室里聽匯報的領導,而是向基層要真相、要思路、要答案的務實領導。

 

  他來報到后幾天,在地委、行署班子及老同志見面會上作了一個講話。他說:我很高興也很榮幸能到閩東老區來工作,為老區人民奉獻自己的一分力量。我到這里畢竟人生地不熟,還是要靠大家充分獻策,你們提出的合理意見,我一定會采納,也一定竭盡所能,在任期內為閩東多做一些事情。

 

  他的講話很簡短,也很樸實,一下子拉近了和大家的距離。很多老干部當時就“不客氣”地提出了要求:習書記,你來寧德是我們盼望已久的事情,因為你是北京派來的,又是中央領導同志的子弟,我們對你寄予很大希望。我們這里太貧困了,你能不能給我們多弄一點項目、多弄一點資金,把我們的基礎設施改善一下?

 

  當時的閩東人太想一步就富起來了,特別是對“三個目標”抱有很大希望:一是修通福溫鐵路,即福州到溫州的鐵路;二是開發三都澳港口,三都澳原本是個軍港,口子小,肚子大,是對臺軍事戰略要沖,這是閩東一大資源優勢,但當時明顯還不具備開發條件;三是建設中心城市,形成寧德的行政中心和經濟中心。習書記當時只有35歲,面對廣大干部提出的這三點期望,并沒有擺出要燒“三把火”的架勢,而是表現得非常沉穩。他說,我會把大家的意見記在心上,盡力而為,努力創造條件逐步來實現。然后他對我們地委行署的幾位同志講,要把老同志的建議和干部群眾的問題放在心上,走出辦公室,到基層去尋找思路,到基層去尋找答案。

 

  果然,沒過幾天,他就帶著地委的干部以及有關委辦局的同志到基層去調研。很多機關的同志都很納悶,來了一位新書記怎么一直沒見到面,其實他人早就到基層去了。

 

  采訪組:習近平同志一到寧德就下基層調研,一去就是一個月。您當時一直同他在一起,請講講當時下鄉調研的故事。

 

  陳增光:7月初到8月初,我和其他工作人員一起,陪著習書記一個縣一個縣地跑,把寧德下轄9個縣市全部跑遍了,之后又到溫州考察。他說:“溫州離寧德北部那么近,卻發展得這么快,到底有什么奧妙,我們應該過去看一看。”確實是這樣的,當時我們寧德的福鼎縣離溫州的蒼南縣等地很近,溫州的發展對寧德有一定的借鑒意義。

 

  習書記走基層有幾個特點。第一,到每個縣調研,肯定都要先聽各縣班子的工作匯報,但他不提倡念稿子。他對縣里的同志說:“你們不要念稿子,了解多少就說多少,記住多少就講多少,你念稿子上的東西我還很難一下子記住,不如咱們這樣脫稿交流效果好。你們放心講,講不下去了可以看一下稿子,講得下去就講出來。”他后來跟我講,這就是考核干部的一種方法,看他的精力有沒有用在工作上,如果自己做的事情自己肯定講得出來,不一定要念稿子,如果是別人做的事情而且又是秘書寫出來的,他就離不開稿子。

 

  第二,他喜歡看縣志。習書記每到一個地方就要調閱當地的縣志,他說不看縣志就不了解這個縣的過去和現在,就難以深入認識縣情,光靠我們這樣跑了解不夠。

 

  第三,他注重走訪。每到一處,他既走訪一些企業,也走訪一些村莊和農戶,了解群眾的生產生活情況,而不僅僅停留于聽匯報。他在各個縣的講話也都很簡短。

 

  采訪組:那你們一個縣一個縣走下來,都各有哪些具體情況呢?

 

  陳增光:我們隨他調研的第一站是古田縣。這個縣因古田溪而得名,不是閩西龍巖市上杭縣的那個古田鎮。到了這里,習書記肯定了食用菌產業是古田的主要發展方向。當地的食用菌是利用林木樹枝、后來利用棉籽殼為原料進行種植的,品種主要是香菇、銀耳等,這樣既充分利用了土地,又提高了產值。他說,這是農民的創造,是一項技術成果,一定要好好發展。

 

  到了屏南縣,他聽說這里曾經留下過這樣一句話:屏南屏南,又貧又難。他說屏南縣雖然現在經濟不發達,但我們不能把它講成“又貧又難”,而要看到它是大有潛力、大有希望的,多講振奮人心、鼓舞士氣的話,不能自己把自己看扁了。

 

  到了周寧縣,了解到這里有個鯉魚溪,自然生態很好。鯉魚溪還有一個典故:幾百年前,沿岸有兩個村不和睦,經常發生械斗,他們的祖宗就想到在溪里養鯉魚,這樣就不怕對方在水里下毒,因為一下毒,魚就會被毒死,也就知道水不能喝了。漸漸地,整條溪里就有了幾千尾、幾萬尾鯉魚,就變成了鯉魚溪。習書記聽了這個故事就講,鯉魚溪有文化、有傳統,可以發展旅游產業,帶動當地發展。隨后還走訪了一個叫黃振芳的林業大戶,得知他在山上造了一大片林,把整個家都搬上山去了。習書記冒著酷暑親自上山看望,并說:“你的做法是山區致富的一個方向,你是致富的一個標兵,一定要堅持下去,有什么困難我幫助你。”習書記在《擺脫貧困》一書中還提到了黃振芳,說:“周寧縣的黃振芳家庭林場搞得不錯,為我們發展林業提供了一條思路。”他后來講“綠水青山就是金山銀山”,其實在那個時候就有類似觀念了。

 

  到壽寧縣調研,他突出推崇兩個人。一個是馮夢龍。馮夢龍當年在壽寧當過知縣,留下一本《壽寧待志》。對這本書,習書記尤其喜歡。他說馮夢龍這個人很有貢獻,把這本書起名為《壽寧待志》,表明沒有把事做滿,而是留下空間,讓后人去填補,所以叫“待志”,說明這個文人有水平、有境界。另外,馮夢龍提倡男女平等。過去壽寧有一個陋習,就是一定要生男孩,如果生了女孩就會被扔掉。馮夢龍當知縣的時候遇到很多這樣的事情,他很不滿,就在縣上的涼亭里貼了一個布告,大意是說“男人女人都一樣,你的母親就是女人,沒有你的母親哪有你”。習書記了解了這個布告以后很感動,說一個封建朝代的歷史名人,能有這種民主精神和進步觀念,讓人敬佩。馮夢龍還創立了“無訟”的理念,提倡把矛盾解決在基層,這樣到了一定程度就沒有人來申訴了,也就是“無訟”。習書記還推崇一個人,就是焦裕祿。他說:“壽寧基礎條件較差,百姓生活困難,要有焦裕祿式的干部來做事,要以焦裕祿的精神來全心全意為人民服務。”后來他在閩東兩年多時間里,這兩個人他反復講,就是推崇他們的為官品質和為民情懷。

 

  到拓榮縣調研的時候,習書記看望了一位叫鄭幫德的老同志,是乍洋鄉五蒲村的黨支部書記,在帶領村民脫貧致富方面表現出堅定的意志。鄭幫德遇到很多困難,像暴雨、臺風、孩子生病等等,但都沒有挫敗他的意志。當時有記者稱他是“三災六難不低頭的支部書記”。習書記十分注重抓典型,他說,鄭幫德就是個標兵人物,支部書記如果都像鄭幫德這樣,我們的經濟發展就會更快更好。后來,習書記還邀請鄭幫德等8位農民到地區機關給副科級以上干部現身說法,講改革開放、脫貧致富的體會。習書記親自主持會議,并對每個人的發言作了精彩點評,使大家深受教育。

 

  然后就到了福鼎縣。福鼎在寧德來講最靠近溫州,也是開放程度比較大的地方。習書記很肯定福鼎改革開放的經驗,他說福鼎在整個閩東是走在前面的,就是靠改革開放,積極學習溫州經驗,搞活民營經濟。

 

  到霞浦的時候,我本來拿了一本《霞浦縣志》給他看。當天夜里,他忽然找到我說:“你幫我找一本福寧府的府志吧。”過去福建又稱“八閩”,有上四府下四府,寧德叫作福寧府,相當于地委這樣的機構,他就要看這個府志。我當時傻了眼,到哪兒去給他找這個府志啊。市面上找不到,我們就請人去文化館找,還真找到了一本,他就拿去看了。我當時就問:“習書記啊,咱們一天到晚跑來跑去這么辛苦,你還要熬夜看書,能吃得消嗎?”他說:“增光同志,我們這樣看情況、聽匯報是不夠的,還要看歷史。一個縣的歷史最好的體現就是縣志,府志則更為全面,里面既寫正面人物,也寫反面人物,我們一看就知道這個地方發生過什么事,可以從中有所借鑒。”

 

  在霞浦,習書記就講起他在《福寧府志》上看到的內容,講霞浦這里有一片官井洋,是“因洋中有淡泉涌出而得名”。老百姓也稱“官井洋半年糧”,因為這里一直盛產大黃魚,是名副其實的魚米之鄉。百姓在這一帶搞好養殖,等于把半年的糧食都解決了。習書記說:“這是我們閩東很重要的一個資源,既要把它?;ず?,也要把以養殖業為代表的海上經濟帶動開發起來,讓老百姓都富起來。”

 

  在福安調研的時候,習書記充分肯定閩東電機的發展。閩東電機是當時全國一個金牌產業,在我們閩東來講也是工業上一個龍頭品牌。他說,要想方設法不斷提升這個品牌的效益和影響力,帶動更多企業發展。后來在他的提議下,我們在福安縣坂中鄉搞了一個電機電氣開發區,也是閩東的第一個開發區。葉飛同志在老區建設六十周年的時候回來視察,看到這個開發區,還題了詞:“大有作為”。直到現在,閩東電機電氣也是福建省的龍頭產業。

 

  我們調研的最后一站是寧德城關所在的蕉城縣,也就是現在的蕉城區。習書記在這里提倡選樹老區革命英雄典型,以歷史人物的精神力量感染和帶動群眾?;掛笪頤嵌緣鋇氐難騁底齪瞇ぷ?,因為這里盛產海蠣,有一種叫作二都蛤的海產品很有名。他說:“一定要發展地方的特色產業,優勢就在特色,特色又需要環境基礎,一定要把每個地方不同的特色發展好,把培育特色的環境?;ず?。”

 

  采訪組:您剛才逐縣回憶了習近平同志當年調研的情景,歷歷在目,也讓我們對寧德的情況有了深入了解。您認為這次為期一個月的調研,對他之后在寧德開展工作有怎樣的影響?

 

  陳增光:9個縣跑下來,習書記作了一次全面總結。當時講話不長,我記得不到一個小時。形成的文章后來收錄在《擺脫貧困》中,就是這部書的第一篇《弱鳥如何先飛——閩東九縣調查隨感》。

 

  當時他在會上就提出,寧德的發展,要立足實際,不要有超過現實的思想,更不能心急,要有“滴水穿石”的精神,要拿出鍥而不舍的干勁。他說:“我們每個同志在實際工作中都是為寧德發展歷史做一層鋪墊的貢獻,你不要認為在你的任上可以輕易地起翻天覆地的變化,那是不切實際的。”他講這樣的話,大家聽了很服氣。一般的領導來都是大講特講,要在這里搞一個什么大事,在那里起一個大變化??上笆榧遣灰謊?,他提出“滴水穿石”,就是要一步一個腳印做事情,久久為功,而不是急于求成?;掛髁?ldquo;弱鳥先飛”的意識。對于“弱鳥先飛”,我的理解就是要解放思想,敢為人先。我們雖然困難很多,但還有很多優勢,可以先飛,也可以高飛、可以快飛,思想上、精神上要有這種自信和準備,觀念上必須更新。他就是這樣辯證看問題的。

 

  實踐出思路,調研出成果。他的這次講話在閩東吹響了思想大解放的號角。整個地市各級干部的情緒和積極性都被調動起來,他的威信也自然而然樹立起來了。他剛來的時候,有的人覺得這么年輕的同志來我們這么困難的地方當書記,擔心他能不能壓得住陣、能不能打開局面。經過這次一個月的調研,聽了這次鼓舞人心、令人眼前一亮的講話,大家都對這位年輕有為的習書記心服口服。

 

  采訪組:當時正是福建酷暑季節,你們在基層跑了一個月,艱辛程度和工作強度應該是不小的。這方面有什么讓您印象深刻的事情嗎?

 

  陳增光:印象深刻的事情真是太多了。當時那真叫一個熱??!人站在室外,就是不走路,幾分鐘下來就得被濕漉漉的桑拿天捂出汗,更不要說他連續一個月在基層翻山越嶺、走村串戶??上笆榧遣喚齪苡幸懔?,而且從不提什么特殊條件,始終和大家同等待遇。

 

  他平時穿著很簡單,腳下一雙解放鞋,身上一件的確良短袖衫,日頭大的時候就頂個草帽,有時候脖子上圍條毛巾,手里拿把折扇,熱了就擦一擦,扇一扇。我知道他是中央老領導的后代,但在他身上完全看不出高干子弟的樣子,比平常人還平常,下鄉調研也從不講究吃住,老百姓住什么房他就住什么房,老百姓吃什么飯他就吃什么飯。有時走路走得全身都濕透了,他就找個地方拿水沖一下,就當洗澡了,非常簡單。

 

  那一個月陪他下鄉,有兩件事讓我記憶猶新。一次是到福安縣的坂中畬族村。畬族待人最高的禮節是吃“糯米榯”,就是大米煮熟,合著花生、芝麻一起做成團,滾成一塊一塊,取個“時來運轉”的好兆頭。一般只有相當高規格的人,也就是貴客來,他們才這樣接待人,一般人來不會這樣做,因為非常耗費精力,光是準備食材就得準備幾天。這個“糯米榯”有一個特色,就是吃的時候要用手抓,像咱們國家很多少數民族都有類似的習俗。大家盤腿圍坐在一起,拿一盤放在中間,直接用手抓一個吃。當時陪著習書記在那兒調研的時候,我怕他吃不慣、覺得不衛生,我就說:“給你拿一雙筷子吧。”他說:“那怎么行?人家用手抓,我們也用手抓,你拿了筷子不是讓人家覺得,你當官的吃東西都和老百姓不一樣么。”說著他就也跟大家一樣盤腿坐在那里,抓起一塊,放進嘴里,還連連向畬族的群眾豎大拇指,說很好吃。他這個人就是這樣,從很小的細節處都很懂得如何理解群眾、貼近群眾、融入群眾。當地老百姓說,哎呀這個地委書記怎么這么樸素啊,跟我們一樣的吃東西。就這樣,一邊喝茶,配著吃這個“糯米榯”,一邊和百姓拉家常,大家感覺跟他沒有任何隔閡,明白這個習書記真是來跟我們謀發展、交朋友的。

 

  還有一件事發生在屏南縣。他當時去走訪一位“老革命”,他們當地最高的禮節是艾葉沖茶蛋。艾葉是一種中草藥,這個地方的老百姓拿它沖開水,再用這個開水直接沖打碎的蛋液,再放一點砂糖,就叫作艾葉沖蛋,這也是接待貴客的,一般客人來只有茶葉。當地老百姓聽說習書記要到家里來,很高興,就做這個艾葉沖蛋給他喝。但這個東西有個問題,就是如果開水不夠熱,蛋液容易不熟,喝了不容易消化。我怕習書記剛到寧德,水土不服,胃吃不消,我說你不要喝了,表示一下就好,畢竟我們本地人喝習慣了,沒有什么。他可不在乎,說老百姓叫我們吃的東西,我們要把它吃掉,然后捧起一碗就喝下去了。那個老百姓高興壞了,說這個書記可真好接待呀!

 

  從這兩件事情我們可以看出,習書記和群眾拉近關系不是靠嘴上說說,都是用自己的實際行動去做的,把自己放在和群眾平等的位置上,所以群眾都很歡迎他,也很愿意主動和他接觸,和他講心里話。這些都讓我們深受教育。

新葡京赌场22222 www.ozfbn.icu 頁面糾錯
主辦單位:中共六安市委組織部 承辦單位:六安市黨員電化教育中心
信息部電話:0564-3379170 E-mail:[email protected]
皖ICP備09004537號